10名“断崖式”降级高官5人曾和地产或拆迁有关

10名“断崖式”降级高官 5人曾和地产工程或拆迁有关

1月29日上午,中纪委集中公布了2015年被“断崖式”降级的10名中管干部,除中国农业银行原行长张云、东风汽车原总经理朱福寿、国家税务总局原总经济师范坚3人外,其他7人均属于“地方大员”。

《法制晚报》记者(微信公众号:观海内参guanhaineican)根据媒体公开报道发现,7名“地方大员”中,5人曾和地产工程或拆迁有关。分别是韩志然、刘志勇、孙清云、颜世元、刘礼祖。

2014年7月16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云南省委原常委、昆明市委原书记张田欣严重违纪,经中央纪委审议并报中共中央批准,决定给予张田欣开除党籍处分,取消其副省级待遇,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

自此以后,对严重违纪被重处分、一降多级的领导干部,媒体均冠以“断崖式”降级的字眼。

韩志然

主政时曾炸掉公安局大楼

最为典型的是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原党组副书记、副主席韩志然因严重违纪,受到留党察看二年处分,降为副厅级非领导职务。

在主政呼和浩特的7年间,韩志然大拆大建,以至于在正式宣布“被调查”之前,舆论猜测大多与此有关。在主政呼和浩特的7年间,他曾因“短命楼”强拆和“炸公安局办公楼”事件而饱受争议。

据内蒙古日报主办的北方周末报报道,呼和浩特市明泽未来城小区始建于2006年,2008年初建成的,同年3月把钥匙下发给业主,并承诺18个月后下发房产证,但之后房产证依旧杳无音讯。

据北方周末报报道,2011年7月2日,呼市官方下发的《拆迁通知书》称:按照市委、市政府“一核双圈一体化”的发展战略要求,在金海商圈规划范围内,利用呼铁局西货场铁路专用线优势,在光明大街北侧建设一批专业市场和物流园区,通过招商引资决定对明泽未来城部分楼房进行征收。

被征收的明泽未来城小区是采用断气、断电等极端方式进行拆迁。

另外,为了给“西北第一高楼”腾地方,呼市政府不惜炸掉建成仅4年的呼市公安局11层指挥大楼。这也导致之后两年多,呼市公安局办公场所分散成十几处。

此外,呼市原政府大楼、龙海商厦、第一人民医院保健楼、市公安局的三栋宿舍楼也相继拆除,港商“郑泽”在呼市中山西路黄金地段得到了50多亩土地。

但是很快,人们发现号称实力雄厚、享受各种优惠政策的金鹰集团不但无资注入,还搞起非法集资,所谓的“西北第一高楼”成了烂摊子。

刘志勇

拆多所学校受争议

另一位颇具典型性的官员为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原党组成员、副主席刘志勇,在位时多所学校倒在他脚下。

今年1月22日,广西自治区政协十一届十六次常委会议在南宁召开。会议通过关于免去刘志勇政协第十一届广西壮族自治区委员会副主席职务、撤销其自治区政协委员资格的决定。

早在1月14日的梧州市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四十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关于罢免刘志勇自治区十二届人大代表职务的决定。4天后,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官网的领导介绍栏目,撤下了刘志勇的简历。

据财经报道,刘志勇主政梧州5年间,拆除了梧州高中、梧州一中、梧州二中、梧州市职业中学、梧州市第十四中学、梧州市会计中专学校等多所学校。

“从2011年开始,每一年拆两间半学校,对梧州教育造成了一定影响。”数名梧州退休老干部证实了这一说法。

教育系统内人士说,市里调整教育资源,教育部门也能理解,不过,梧州高中和梧州一中的搬迁,存在一些问题。

中纪委表述为,因严重违纪,受到撤销党内职务处分,降为正厅级非领导职务。

孙清云

要求主要负责人亲自抓拆迁

陕西省政协原党组副书记、副主席孙清云因严重违纪,受到留党察看二年处分,降为正处级非领导职务。

《西安晚报》2005年4月20日报道,三环路建设是关系着西安市发展全局的重大工程,2006年主线能否贯通取决于征地拆迁工作能否按时完成。

当年4月19日,在西安市政府召开的三环路沿线征地拆迁工作会上,时任西安市市长的孙清云要求全市上下齐心协力,依法拆迁、文明拆迁,按期打好征地拆迁的攻坚战,为三环路建设扫清障碍。

据报道,三环路工程自2004年1月6日开工以来,朱宏路北延线主线已贯通,西三环全线开工,工程进展顺利。但工程要按期完工,全线的征地拆迁工作必须于2005年底结束,而当时征地拆迁工作完成量尚不足30%。

当年,由于受征地拆迁工作的影响,已获亚行批准开工的两个标段无法进场施工,正在施工的工程也因受工作面限制进展缓慢。

孙清云在会议上指出,三环路建设关系着西安市发展的大局,工程征地拆迁量大、涉及面广、难度大,在顺利完成任务的同时要依法维护群众利益和社会稳定,区委区政府和有关部门的主要负责同志要亲自抓。

颜世元

和江苏省委秘书长赵少麟儿子、地产商赵晋有牵涉

山东省委原常委、统战部原部长颜世元因严重违纪,受到留党察看二年处分,降为副厅级非领导职务。

《法制晚报》记者(微信公众号:观海内参guanhaineican)注意到,去年5月14日左右,颜世元的名字和简历从山东省委统战部官网“领导之窗”一栏撤下。

当月底,山东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发布公告称,枣庄市人大常委会依法罢免了颜世元的省十二届人大代表职务。依照代表法的有关规定,颜世元的代表资格终止。

从上世纪90年代起,颜世元就和此前落马的山东省委原常委、济南市委原书记王敏就曾是他的直接上级,颜世元的上升轨迹紧跟前者亦步亦趋。王敏落马后,颜世元的仕途也变得黯淡。

据澎湃报道,颜世元曾在王敏的要求下替人办事,和地产商赵晋的案子有所牵涉。

赵晋因其父亲是曾经担任过江苏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的赵少麟(已落马)。倚仗其父亲的背景,涉足房地产生意。20年来,他积累财富上百亿,公司遍布南京、济南、天津、北京、上海各地,留下的却是一幢幢与规划严重不符、配套不足、质量堪忧的建筑。

2014年6月,赵晋和其公司多名高管被纪检人员带走。4个月后,赵少麟被中央纪委宣布接受组织调查。

此后,随着媒体深入调查,发现包括国家行政学院原常务副院长何家成,江苏省委原常委、南京市委原书记杨卫泽,天津市政协原副主席、天津市公安局原局长武长顺以及刚刚落马的河北省委原书记周本顺等人在内,众多官员都与赵晋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刘礼祖

主导工程曾被巡视组批评

江西省政协原党组成员、副主席刘礼祖因严重违纪,受到开除党籍处分,降为科员。

据《江西日报》报道,在担任省林业厅厅长期间,刘礼祖是江西省一号工程“一大四小”工程的主导者之一。

2008年5月8日,刚刚履职江西半年的江西省委书记苏荣出席论坛,发表了以“深化省情认识加快江西发展”为主题的演讲,在谈到保护江西生态环境时,提出了造林绿化“一大四小”工程建设。“一大”是指确保2010年全省森林覆盖率达到63%,“四小”则分别为:县城和市政府所在地的绿化,乡镇政府所在地的绿化,农村自然村的绿化,基础设施、工业园区和矿山裸露地的绿化。

该工程从一开始就充满了争议。实际上,早在2006年,江西的森林覆盖率就已高居全国第二,仅次于福建。但为支持这项工程,江西省前后投入数百亿的巨资。

2014年6月,中纪委发布消息称,全国政协副主席苏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组织调查。6月25日,苏荣被免去全国政协副主席职务。在2007-2013年间,苏曾任江西省委书记。

而担任省林业厅厅长的刘礼祖正是“一大四小”工程的操盘手。随后,“一大四小”被中央巡视组点名批评。

另外,在2014年2月,江西公布了《江西省委关于中央第八巡视组反馈意见整改情况的通报》,其中 “脱离实际”、“好大喜功”、“弄虚作假”、“租田种树”、“成活率低”等措辞严厉。通报还披露了招投标问题,资金挪用、套取、违规转包等经济问题。

许爱民

曾被称做苏荣的“跑屁虫”

江西省政协原党组成员、副主席许爱民因严重违纪,受到开除党籍处分,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

据廉政瞭望报道,许爱民的政声较差,景德镇民间甚至有许多讽刺他的打油诗。尤其近两年来,有关他的各种负面信息在网上经常出现。

2013年,中央巡视组结束在江西的巡视后,关于许爱民即将落马的传闻便出现。但在同年11月,十八大后江西被打下的第一只老虎却是时任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陈安众,许爱民依旧稳坐主席台。当时便有人说,陈安众“插了许爱民的队”。

接下来的一年多,江西多名高官接受调查,尤其是曾担任过省委书记的苏荣落马,令当地官场为之一震。看着依旧“安然无事”的许爱民,江西官场甚至有一个段子:“苏荣在位时,许爱民只敢屁颠屁颠跟在后面。现在真是人走茶凉,竟沦落到去插许爱民的队。”

去年2月,中央纪委给予许爱民开除党籍处分,取消其副省级待遇,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

分析

他们为什么被降这么多级?

除了上述6名“地方大员”,今天被通报的官员还包括云南省委原常委、秘书长曹建方因严重违纪,受到开除党籍处分,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中国农业银行原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行长张云因严重违纪,受到留党察看二年、行政撤职处分,由中国农业银行按部门副职以下(不含部门副职)安排工作;东风汽车公司原党委副书记、董事、总经理朱福寿因严重违纪,受到开除党籍、行政撤职处分,由东风汽车公司按部门副职以下(不含部门副职)非领导职务安排工作;国家税务总局原党组成员、总经济师范坚因严重违纪,受到开除党籍、行政撤职处分,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

《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对党员的纪律处分分为五种:警告、严重警告、撤销党内职务、留党察看、开除党籍,并没有出现“断崖式降级”字样。

《公务员法》规定,公务员职务分为领导职务与非领导职务,领导职务层次由高到低依次为:国家级正职、国家级副职、省部级正职、省部级副职、厅局级正职、厅局级副职、县处级正职、县处级副职、乡科级正职、乡科级副职。非领导职务在厅局级以下设置。

综合管理类的非领导职务由高到低依次分为:巡视员、副巡视员、调研员、副调研员、主任科员、副主任科员、科员、办事员。

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对严重违纪的被审查人,按照规定给予党纪重处分,比如说撤销党内职务,留党察看,开除党籍,同时在职务上进行重大职务调整。

中纪委表示,通常情况下,一名干部一步一脚印,成长为省部级领导干部要很长的时间,而反过来从省部级降为处级科级,就像“一瞬间”从山巅一下子跌落到谷底。“断崖式”降级这个出自媒体的形象说法,便是这么来的。

为什么被降了那么多级?中纪委表示,“严重违纪”是根本原因。

《法制晚报》记者注意到,今日通报的10名中管干部中,均有“严重违纪”的表述。

文/记者温如军(微信公众号:观海内参guanhaineican)


犹太人和阿拉伯人三千年恩怨

传说中“流奶与蜜”的内波山,靠近以色列边界,几千年前摩西登山向西望去,看到的好地方大都在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境内。然而这两个地方的危机和对抗,却在历史长河中不断反复。


地方两会,说好的节俭呢?

一点节俭意识都没有的基层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会在乎政府大手大脚花钱而认真审查各项财政预算吗?各位基层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是否愿意先把当地召开两会的成本预算节省一些呢?


王保安的仕途何以匆忙结束?

从2015年4月调任国家统计局以来,王保安在新岗位的任上不足一年,这位被外界认为“重用”“前途看好”的年轻部级干部,匆忙以这种方式谢幕,令许多人猝不及防。


首都,你不能让人如此失望

这是北京,是首都啊!这是一记耳光,打在北京、打在首都的脸上,却是痛在百姓自己的心里。北京的每一个窗口,都不只是行业的治理窗口,更是整个北京、首都,乃至整个中国的治理窗口。这个窗口都亮不起来,中国老百姓的心里能亮堂起来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