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树斌案最早报道者:将有新证据提交复查法院

去年9月,河北省高院宣布王书金案与聂树斌案无关后,聂树斌母亲举着儿子的照片表示不服。南都记者 郭现中 摄
去年9月,河北省高院宣布王书金案与聂树斌案无关后,聂树斌母亲举着儿子的照片表示不服。南都记者 郭现中 摄

南都讯 记者孙旭阳 昨晚,最高人民法院通过官方微博和网站公告,根据河北省高院申请和有关法律规定的精神,决定将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的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一案,指令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进行复查。

河北高院曾复查9年

1995年,聂树斌被控故意杀人、强奸妇女,被判死刑,随后被执行死刑。2005年,王书金自供是聂案“真凶”。2013年,河北高院裁定王书金并非聂案真凶。

事实上,自2005年3月河南商报对于聂案的报道刊出后,河北省高院就表态对该案进行复查,但却一直没有进展公布。在9年多的时间内,聂家的代理律师向河北省高院提交了54次阅卷申请,但每次都被拒绝,其中最常见的理由是,根据刑事案件的申诉程序,律师不允许阅卷。

河北高院的做法遭到广泛批评,最高法表示,“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精神,聂树斌近亲属委托代为申诉的律师可以查阅、摘抄、复制相关的案卷材料。”

自供为聂树斌案真凶的王书金的辩护律师朱爱民,也曾多次申请阅聂树斌案的卷宗。2013年6月,朱爱民在河北省高院内查阅并复制了27页聂案的材料。但据朱爱民讲,他看到的聂案卷宗大约有130页,最核心的聂自证其罪的口供,法院没有允许朱查阅,理由是该证据与王书金案无关。

聂母:坚信儿子冤屈会洗刷

一个月前,聂树斌母亲张焕枝对南都记者表示,河北高院的推诿已让她忍无可忍,“我每个星期都要去上访一次,大部分时间都见不到人,见到了也一直推,我七十多岁的人,要耗我到多久?”昨晚,听到代理律师传达了最高法的消息后,张焕枝表示自己“很高兴”,“我知道这个案子在河北复查一定会有阻力,可能官官相护,设置障碍。最高法让外地法院复查,也是我们家的愿望。”

张焕枝说,她相信自己的努力坚持没有白费,“相信我儿子的冤屈会得到洗刷”。

聂家代理律师刘博今此前为阅卷曾多次跟河北高院工作人员发生争执。昨晚,刘博今也表达了对最高法做法的肯定。“这是一个好的进展。”刘博今说,他一直请求最高法将此案异地复查。一个多月前,因为此案多年来毫无进展,律师也无法阅卷,他还曾致信最高法和最高检控申此事。“我明天就要跟山东高院联系,争取第一时间阅卷”。

王书金的代理律师朱爱民表示,王书金案的死刑复核程序还在最高法进行。王书金作案多起,自知死刑难免,但一直坚持聂案为自己所为,称“我做的案子,不能让别人去扛”。

昨晚,微博上也有法律人士认为,在聂案异地复查后,最高法还可将王书金案发回重审,并案处理,以彻查真相。

曝光者说

聂案最早报道者:将提交新证据

昨晚,最早报道聂案“一案两凶”的河南商报前记者马云龙表示,最高法的决定对聂案来说是一个很好的进展。在过去的一年间,马云龙一直在搜集聂案的相关证据,接下来将通过合法渠道提交法院。

马云龙说,2005年,王书金在河南荥阳被警方抓获后,供述了1994年9月在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强奸杀人的作案过程,提供了“非亲到现场不能提供的证据”。在王书金被移交河北广平县警方后,当时的广平县公安局专案组曾专门核实此案,认定王书金即为真凶。

马云龙说,一年来,根据去年王书金案在河北邯郸的二审庭审所透露的信息,他又核实了相关证据,包括关键的证人证言,发现该案“证据问题很大”,包括受害人被害的确切时间,以及缠绕在被害人脖颈的花衬衫等。

“我将通过合法渠道将搜集到的证据提交复查的法院。”马云龙说。

河南商报另一名最早参与聂案报道的记者胡巨阳,也对最高法的决定表示兴奋。根据他的讲述,聂案“一案两凶”的曝光有些幸运。

2005年1月17日,王书金被河南荥阳警方抓获,缘由是有人向派出所举报,称当地有个外地人,一听见警察就浑身打哆嗦。正在排查网上逃犯的警方随即传讯该人,“一开始他报了好几个假名字,没过多久就交代了真名王书金,并身背多起强奸杀人案”。

十几天后,警方内部人员与胡巨阳闲聊时,对王书金一案表示不解,因为从河北方面传来消息,他供述的石家庄西郊一起奸杀案10年前已经结案,凶手已被执行死刑。

在河北省广平县警方“可遇不可求”的协助下,胡巨阳经过打听,找到了聂树斌的老家。一个多月后,河南商报《一案两凶,谁是真凶?》刊发当日,河南商报派专车为聂家送去报纸。看到印着聂树斌照片的报纸后,母亲张焕枝马上跪地嚎啕大哭。

王书金说

律师:王书金称不会翻供

2013年9月27日,河北省高院驳回王书金上诉、维持原判。王书金上诉的理由为他自供为聂案真凶,要求法院认定此为立功表现,请求从轻判决。

事实上,王书金及其律师都知道他不可能躲过死刑。“王书金对死并不怕,主要求一个心安。”律师朱爱民说。而河北高院驳回其上诉,等于否认他为聂案真凶。朱爱民表示,王书金案和聂树斌案有交叉,但毕竟是两个案子,都应照法律轨道进行。

二审判决后,王书金案在最高法进入死刑复核阶段,至今一年有余,仍无定论。朱爱民在二审判决后,也改变了此前的策略,向最高法主管死刑复核的部门提出,如果河北高院按照“疑罪从无”的原则,不予认定王书金为聂案真凶,那么,在王书金其他几起强奸和杀人案中,也应沿用同样的证据来要求,不予认定王书金的犯罪事实。

王书金案中,辩护律师认为他制造了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强奸杀人案,而检方则力证王书金并非凶手,控辩角色一时对调,引起公众和法律界的争议。

在2013年6月,王书金案二审开庭通知前,朱爱民曾一度不知道王书金去向。直到接到二审开庭的通知后,他才知道王书金被关在磁县看守所。

看守所内,王书金告诉朱爱民,从2012年起,他的羁押地多次变更。朱爱民称,此间有工作组动员王书金改变此前供述。但在二审开庭前的会见中,王书金告诉朱爱民,他不会翻供。

复查焦点

聂树斌为何自证其罪?

无论聂树斌家人的代理律师,还是王书金的代理律师,都认为聂树斌自证其罪的讯问笔录,对于还原真相必不可少。

根据当年警方对该案的新闻通稿《青纱帐静悄悄》描述,1994年9月29日,聂树斌被抓的第6天,“在侦查人员强有力的政策攻心和确凿的证据面前,聂树斌自知再无法抵赖,终于缴械投降,供认了拦路强奸杀人的全部犯罪事实”。侦查人员如何“强有力的政策攻心”,以及聂树斌在侦查阶段的遭遇,都引发质疑。刘博今说,聂案的全部卷宗如果披露,将解答不少疑问。

在王书金案二审中,检方曾提出四个疑点,否认王书金是聂案真凶:王书金供述受害人全身赤裸,但现场勘验笔录却显示受害人身穿白背心,脚穿尼龙袜,还有一件花衬衣缠绕在颈部;尸检显示受害人窒息死亡,王书金却供述先掐受害人脖子后跺胸腹致死;王书金交代是中午2时左右作案,该案报案记录和受害家属证言却显示该案案发于1994年8月5日下午5时以后;被害人尸长1.52米,身高1.72米的王书金却供述被害人比他稍低。

朱爱民回应称,王书金做过多起强奸、杀人案,加之被河南警方控制时,距离其供述奸杀康某的时间已超过10年,一些记忆的疏漏完全可以理解。

1、1994年 聂树斌因被怀疑在石家庄西郊玉米地故意杀人、强奸妇女而被抓。

2、1995年 聂树斌被判死刑,后被枪决。

3、2005年1月 涉多起奸杀命案的王书金被抓,一审中其供述曾强奸杀害聂树斌案的被害人。被公诉方以“查无实据”驳回。

4、2005年3月,媒体对于聂案的报道刊出后,河北省高院表态对该案进行复查。

5、2007年4月 王书金以未起诉他在石家庄西郊玉米地的奸杀案为理由之一,向河北省高院提出上诉。

6、2007年7月 河北省高院二审不公开开庭审理了王书金案。王书金继续对石家庄玉米地案供认不讳。

7、2013年9月 河北省高院裁定王书金非聂树斌案真凶。

8、2014年12月最高院指令山东高院复查聂树斌案。

 


警惕寒门巨贪中的腐败出身论

刘铁男剖析的“思想根源”,也许会引起一些贪官的共鸣,但在笔者看来,所谓“苦日子过怕了”不过是他“好面子”的另一种表现,这让许多从真正“苦日子”里走出来却爱惜自身羽毛、干干净净做事的人情何以堪?


靠谁来拯救“沦陷的故乡”

“故乡”其实不存在“沦陷”(给谁占领或毁灭了)的问题;真问题是我国传统的农业、农村、农民正在经历现代化和城市化的转型。这个过程是非常痛苦的。


CIA酷刑报告公布的一波三折

如今连奥巴马的第二任期都已过半,关塔那摩监狱依然在运作,而针对CIA的酷刑报告,其调查阶段从开始至今也已过了5年之久。12月4日,美国政府终于证实,将在“一周内”由参院情报委员会公布这份千呼万唤不出来报告的摘要。


不用考证,大学就混日子?

考证,已是我国大学生近年来学习生活的真实写照。现在取消一批资格、证书考试,当然把学生中考证中解放出来,可问题也随之而来:不再考那么多证,学生多出来的时间和精力用在哪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