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临洮严重缺水 市民半夜两点准时睡醒等水来

原标题:甘肃临洮:为何守着洮河没水吃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史额黎《中国青年报》(2016年03月25日05版)

3月15日下午6时许,临洮县城的百姓围在泉水边等待接水。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史额黎/摄

陈平(化名)打开手机上的日历,皱着眉往前翻了一页又一页,最后还是无奈地告诉记者:“时间太长,没水已成习惯,我真记不清了。”

几乎所有临洮人都有感觉,缺水问题是慢慢严重起来的,但没有人能准确说出到底是从哪天开始停水的。陈平居住在甘肃省定西市临洮县县城东部的三兆嘉苑小区。这个小区的住宅楼共有7层,陈平住在6层,目前3层以上都已停水。

最开始,陈平家里半夜还有水。经过了大概十几天的“锻炼”,陈平很好地调整了生物钟,他可以在半夜两三点钟准时睡醒,然后盯着水龙头,慢慢等水来。

可3月5日以后,陈平和邻居们就不得不面对24小时没水的现实了。为了最大限度利用身边的资源,陈平把生活用水分为3类。其中,饮用水和厨房用水最好办。陈平每天从朋友在一楼的门店里提上两桶水,有的邻居则直接在外面购买20斤装的桶装水。还有一些邻居用水量较大,干脆穿过洮河,跑到县城西部的王家咀村打泉水。

但下水就比较难解决了。不过,陈平也找到了“窍门”。供热公司为了防止居民私自取水,特意在暖气水中加了臭味剂。但是,陈平和邻居们还是会把暖气上的螺丝拧开,忍着臭味剂的味道,接暖气水冲厕所。

至于洗澡,陈平目前还没找到应对措施。水压不够,陈平家在楼顶上的热水器无法进水,所以他已经十多天没洗过澡了。

洗不上澡的陈平明显情绪不佳,他打开微信朋友圈,一条条地给记者读起当地百姓吐槽缺水的打油诗。当读到“千古洮河水悠悠”时,陈平顿了一下,自言自语到:“你说洮河边的临洮怎么还会缺水呢?”

洮河两岸的人们竟然没水喝

不论从什么角度讲,临洮在甘肃都不应该是缺水城市。顾名思义,临洮就坐落在洮河东岸。“千里洮河富临洮”,临洮人也颇为自己家门口的河流得意。这条黄河上游的第二大支流,不仅为洮河谷地带来了38万亩水浇地,还赋予了这座西北城市少有的“水文化”。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在临洮走访时发现,名称中带有“江”“水”“洮”的住宅区在这个小城十分常见。有些尴尬的是,这些小区都遭遇了不同程度的缺水问题。

3月15日下午6点多,记者在街上迎面碰上提着两桶水回家的范宇(化名)。范宇家在县城西部三兆水车苑小区7层,他也经历了从半夜来水到完全停水的过程。

“以前夜里3点到5点来水。我只能上好闹钟,时不时地起来看一下水来了没有。”范宇说。最近半夜也停水了,范宇只好每天傍晚走到小区西侧500米的泉水处打水。他告诉记者,在县城西部地势较低处,自古就有很多泉水。本来这几年人们都用上了自来水,但是由于最近缺水,每晚都会有许多人开车去那边打水。

范宇每天去打水的赵家泉,位于纸坊新村土路正中央。傍晚时,有三四个附近的村民在这里洗蔬菜。再加上源源不断来接水的县城居民,赵家泉四周渐渐围满了人。

“早上6点到8点人最多,那时来打水的人能排出10米长队。”在这里打了半个月水的小赵很有经验。小赵家住在县城东部江源·都市花园的6层。从3月初开始,小赵每晚都要在赵家泉灌满两个50斤重的水桶和4个1斤的可乐瓶,再骑着摩托,把水运回两公里外的家。

从2010年搬到临洮县城住以来,小赵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严重的停水。洮河两岸的人竟然没水喝,这让他很不解。记者询问多名打水的群众,发现他们的房子全部处于中层住宅楼的4层至7层。一位住户表示,他所居住的高层住宅楼共有16层,因为装有上水器,楼顶的高位水箱可以自动补水,所以整栋楼都不缺水。至于居住在中层住宅楼1层至3层以及平房的百姓,因为水压较为充足,现在也没有遭遇断水的问题。

当然,住在低层的人也不是高枕无忧。住在某小区3层楼的康向东告诉记者,如今自来水的出水量比原来小很多。“现在接满一个电水壶要用两分钟时间,以前一拧水龙头,哗啦啦地就灌满了。”

与楼上的邻居相比,康向东很知足,毕竟这位73岁的老人现在还不用考虑把水提到三楼。但是,对于自小在临洮县城长大的他而言,如此大规模的缺水实在让人想不通。

换个“不用水的生意”做

实际上,受到影响的不只是住宅区居民。不论行业,但凡小城里用水量较大的门店,都能感觉到自己生意上的变化。

在上海打拼数年后,韦建雄回到家乡临洮开了家理发店。然而,这家位于城东的小店刚开了1个多月,他就觉得生意做不下去了。

从1月底开始,韦建雄发现小店的自来水“时有时无”。当时正值年前理发的高峰,为了避免流失客户,韦建雄只好拜托朋友帮他开车拉水。从他家到理发店来回十几分钟路程,但是拉来的100斤水只能用上两小时,“杯水车薪”。

到了理发淡季,韦建雄觉得半夜接的水也许够用,结果此后的20多天,他再也没睡过安稳觉。“先回家睡觉,等到半夜三四点再过来接水,接到5点再回去。然后第二天8点多开始营业,相当于一天只能睡两三个小时。”

要是赶上白天整天断水,他的小店在下午一两点就得关门。小店后面的水桶只能装200斤水,“男的短发可以洗15个人,女的长发只能洗8个人”。

缺水的日子里,韦建雄常常呆坐在小店的椅子上,一个又一个地把进门的顾客打发掉。“客人来了一次没水,来了两次没水,以后就都去别人家理发了”。

韦建雄不是没想过把小店兑出去,但是4万多元的前期投入让他不甘心。“房租和装修费都是跟亲戚借的,要是现在出手,只能欠一屁股债”。

但也不是每家店都因为缺水断了财路。当临洮百姓开始为做饭和洗澡发愁时,小城里也有一些生意火爆起来。城东一家澡堂的老板告诉记者,这几天来洗澡的人特别多,客流量比以前翻了一番,“白天的顾客基本上就是学生和附近的居民”。

选择去餐馆吃饭的人也越来越多。即便有时要从赵家泉拉四五次泉水,沙师傅的牛肉面馆每天还是能多出来约1000元销售额。甚至在临洮的各大旅馆里,有无热水供应也和WiFi信号好不好一样,成为前台招揽生意的法宝。

考虑到目前的供水状况,临洮县给排水总公司3月4日发出的通告称:“采取对非生活用水限量供应的办法;建议有关部门临时关闭洗车等行业用水;倡导行政事业单位减少用水量;倡议居民节约用水、一水多用。”

不过,在城东一家洗车行的老板曹先生看来,就算政府不限制洗车业,他们也快干不下去了。曹先生告诉记者,原来水正常的时候,一天能洗上十辆车,但是最近水箱没水,每天只能洗上两三辆。觉得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曹先生前几天索性在门前贴了个《铺面出租》的告示,准备换个“不用水的生意”继续做。

“一是雨水减少;二是临洮城区建设开挖、大量抽水排水,破坏了地下水的结构和走向;三是上游乱砍乱伐和植被遭破坏。”一位住在临洮二中家属院的网友,在留言中细数了他总结的缺水原因。

此外,还有不少临洮百姓认为,将洮河水引到定西的引洮工程,使得本已缺水严重的临洮县城“雪上加霜”。

持续干旱和用水量激增是主因

甘肃水务临洮供水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供水公司)办公室的陈主任告诉记者,县城供水不足的最重要原因就是持续干旱。

根据临洮县气象局统计,临洮县城内年降水量2013年为587.1毫米,2014年为484.1毫米,2015年为375.7毫米。“近3年以20%的速度递减,导致地下水补充水源不足。”陈主任说。

在供水量下降的同时,用水量迅猛上升。供水公司的数据显示,2013年临洮城区供水量为450万吨,2014年供水量为500万吨,2015年供水量为625万吨。两年时间里,城区用水量增长了近40%。

陈主任表示,近几年临洮城镇化的飞速发展造成了用水量的激增。“平房每户每月能用3吨水,楼房每户每月就能到六七吨,因为楼房要用大量的水冲下水道”。

临洮县房管所提供的数据印证了这一说法。2010年临洮县的城区住房面积为150多万平方米,这一数字在2015年暴涨到了320多万平方米,5年增幅达到113%。临洮县统计局的数据则显示,该县常住人口由2010年的12.44万人增至2015年的16.22万人,5年增长30%,远低于城区住房面积的增长速度。

作为临洮县城镇化建设的一部分,木厂棚户区改造项目又成为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虽然这一项目已于近期停止抽水。“2015年9月以来,木厂棚户区改造项目进行施工降水(为保证地基施工安全进行的排水作业),降水高峰期每天30多台泵降水,测算日降水量约8000立方米。”陈主任说。

之后,供水公司曾就此情况函告施工方临洮县城投公司,后期随着施工降水逐渐减少,供水公司的水源井水位略有回升。然而,今年1月木厂棚户区改造项目继续进行降水作业,日降水量约2400立方米,再次导致各水源井水位下降。

在多重因素的叠加影响下,临洮县城区比去年同期提前45天进入枯水期,城区地下水位比往年降低0.7~0.9米。

对此,陈主任也很无奈。他表示,今年1月各水源井的总出水量为45.1005万吨,较去年同期增长15.7%;2月的总出水量为39.7861万吨,较去年同期增长13%。可是由于城区用水量持续增加,略有增幅的出水量并不能满足城区百姓的需求。况且,2月以来旱情加重,随着地下水位持续下降,各水源井出水量还在减少。

根据供水公司的统计,与2月初相比,2月底各水源井的日出水量减少了5000吨。从3月上旬开始,日出水量又每天递减200吨,且递减量有逐渐增加的趋势。数字上的差异投射到现实中,大体反映了部分小区从半夜来水到全天无水的变化过程。

“城区正常需求日供水量约为1.7万吨,截至目前,城区日出水量1.2万吨,从南部水厂和东峪沟水厂日补给850吨,日缺水量约0.4万吨,缺水人口约6万人。”供水公司在3月15日的通报中写道。

引洮工程是不是缺水“元凶”

有临洮百姓指责引洮工程是另一个导致县城缺水的“元凶”,对此,供水公司办公室的王主任持不同看法。

官方资料称,引洮工程是以解决城乡生活供水、工业供水、生态环境用水为主,兼有农业灌溉、发电、防洪等综合利用功能的大型跨流域调水工程。引洮工程的取水口设在洮河上游的九甸峡水库内,供水范围涉及以定西为代表的甘肃省中东部干旱地区的11个县区,总人口约330多万人。

在临洮百姓看来,引洮工程调取了过多的洮河水,造成洮河来水量下降,进而导致临洮县城的地下水位下降。

对此,王主任解释道,供水公司水源井的地下水位和洮河的水位并无直接关系。

“临洮县自来水取自县城东南约1公里处的浅层地下水,洮河则位于县城的西北方向。”王主任说,“县城的地势是东南高西北低,从目前掌握的情况看,地下河床的水也是从东南流向西北的。”

王主任判断,水源井所开采的地下水,应该来自于县城东部山区夏季降水后补给的山体蓄水,所以不存在洮河水补给水源井周边地下水的问题。

然而,这个回答并不能打消临洮百姓的疑惑。此前,至少有4位被访者向记者强调,近几年洮河的水位下降明显。

甘肃省临洮水文水资源局提供的数据显示,在临洮县城上游的李家村水文站处,洮河2013年的径流量为44.97亿立方米,2014年为35.62亿立方米,2015年为24.33亿立方米,年均下降23%。

不过,临洮水文局办公室副主任刘红兵表示,洮河径流量和洮河流域的降水量基本呈正相关。2013年至2015年,李家村水文站测得的降水量年均降幅也达到了18%,同时洮河流域其他水文站的降水量也在下降。因此并不能认为引洮工程导致洮河径流量的大幅减少。

值得注意的是,引洮工程目前的调水量,同样可以证实其对洮河的径流量影响不大。

一位甘肃省某电力企业的中层干部告诉记者,2015年洮河上游九甸峡水电站的机组过机流量约为20.7亿立方米。而甘肃省引洮工程建设管理局运行管理处处长路耀华表示,引洮工程从2014年12月28日开始试运行,截至2015年年底,共调水4400万立方米,“相对于20亿立方米的径流量,影响很有限”。

更为关键的是,水库有蓄洪补枯的功能。“引洮工程不是在河道中修个拦河坝,直接引洮河的水,而是将取水口设在九甸峡水库内部,引的是库容9.43亿立方米的水库中的蓄水。”路耀华说。

其实,由于试运行阶段用水较少,加上一些输水管线正在建设中,目前引洮工程的引水规模要远小于设计规模。资料显示,引洮工程总干渠的设计引水流量为32立方米/秒,加大流量36立方米/秒,年调水总量5.5亿立方米,其中一期工程年调水量2.19亿立方米。

路耀华表示,最近受水区的农户正在进行春季灌溉,引水流量也从3月1日的1.4立方米/秒上升至3月中旬的2.6立方米/秒。至于冬季,只需0.8立方米/秒的流量就可以满足受水区百姓的生产生活需求,远低于引洮工程的设计流量。

引洮河水又成了终极方案

面对全城百姓的责难,供水公司不是没有压力。在他们的通报中,按照轻重缓急一共列出了6条解决方案。

2月7日至8日,供水公司从南部水厂和东峪沟水厂应急补水的措施就已实施。目前,两座水厂每天可以向临洮县城应急补水850吨。但是,这只能弥补日缺水量0.4万吨中很小的一部分。

所以,从供水公司到县政府,都把主要的希望寄托在了计划于3月25日试通水的临洮县东峪沟水厂应急供水管网工程上。这个1月15日开工建设的项目,预计每天可调剂供水2000~3000吨。

临洮县政府外宣办的一位负责人透露,该项目在地下和输油管道、电缆多有交集,此前因为协商事宜耽搁了许久。不过,目前这些问题均已解决,能够确保按期通水。

同时,在水源井附近的五爱村,一座3米深的卵石层550平方米渗池也已修好,供水公司希望通过洮惠渠将水引至此处,进行渗水补给。

此外,加强水源井值守,随时调整水泵启停,最大限度保证出水量,加强宣传动员,控制经营用水等等措施也被提上了日程。

供水公司办公室的王主任仍心存忧虑,“水位还在持续下降,到4月时,还有可能供不上2000多吨水。而且按照往年的经验判断,‘五一’之后才会出现大面积降水”。

为了彻底解决县城的供水问题,供水公司把临洮县城区给水厂扩建工程当做了最终解决方案。通报称,该项目已被列为2016年临洮县政府十件民生实事之一,目前已完成环评等项目前期工作,并且计划于2016年5月完成项目招投标。

实际上,这个最终解决方案与引洮工程十分相似。“因为地下水位逐年下降,打井没啥意思了。引洮河水,可以从根本上解决季节性缺水问题。”王主任说。

王主任还透露,给水厂扩建工程一期可以供水两万多吨,二期建成后供水总量将可达到5万多吨。建成后的供水总量几乎是目前县城用水量的3倍。

他表示,这个数字考虑了县城人口和用地面积的增加,为2030年城市规划打出了提前量。《临洮县城市总体规划(2012-2030)》确定的目标——“2030年,临洮县中心城区人口规模规划控制在22万人左右,人均建设用地控制在115平方米以内”,也足以说明这项规划的必要性。

但是,摆在眼前的问题是,9000多万元的项目资金从哪里来?

王主任表示,不合理的水价政策导致供水公司长期亏损经营,从而造成无更新改造以及扩大供给的能力,“企业没有富余资金,县政府的资金也很紧张,也在想办法”。

他为记者出示了一份2006年定西市物价局批复的文件,以证明该县的自来水价十年未调。但是,被缺水害苦了的韦建雄认为,“供水不稳,就不应该收水费”。

临洮县委宣传部的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去年11月举行听证会后,政府已经批准了自来水价格的涨价方案,但是一直没有执行,“现在是枯水期,供水公司应该把水的问题先解决了”。

当然,还有些百姓看得更为长远。当听到记者转述的解决方案时,住在临洮二中家属院的何宁(化名)不太满意:“既然前年就开始出问题了,政府就应该提前制定应对措施,而不是事到临头抱佛脚。”

让他更担心的是,洮河水位已经很低了,如果临洮和定西都从洮河引水,不知道洮河会变成什么样子。

在这位60岁老人的记忆中,上世纪80年代,洮河水面有四五十米宽,非常壮观,但是最近连五六米都没有了。与壮观的洮河一同逝去的,还有当地的著名景观“洮水流珠”。往年冬季水量充裕时,洮河形成的冰面会被上游的暗礁峭壁反复打磨,最终成为河面上漂浮的耀眼冰珠。

而如今,这种洮河两岸人民的吉祥物,已经越来越少见了。


向在纽约生活五年的凤姐致敬

现在我们都说“全民创业,万众创新”,与其找一些高大上的、遥远的人,去讨论怎么创业、怎么生存,不如看一看在纽约生活了五年的凤姐。


疫苗事件,你不得不服上海

一方面,受海派文化熏陶的上海人,有着更为现代的观念,在市民的这些观念的驱动下,政府相关部门更为积极的行动,另一方面,普通市民与官员本身也受文化的影响与驱动,比其他地区更尊重规则。


要不要同情被减的国企员工?

近期有一张工人穿着工作服的照片四处流传,引起了极大的争议。有人誉之为市场化的一步,有人表示心酸,到老了被工厂踢走。


领导真好,生“病”也能创收

一些官员的“生病住院”,只要演技好,这可是分分钟都可以完成的。就有那么一些官员,每年总要生那么一次“病”——听说,掌握了文中这些「基本规律」,领导就可以快乐地前往医院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